印度尼西亚签证顾问

滴滴联合软银在亚洲市场驱逐优步

叫车服务公司Grab正与优步(Uber)竞争东南亚的主导地位。

孟宝勒 2017年7月25日

滴滴联合软银在亚洲市场驱逐优步

香港——在东亚,优步(Uber)最大的竞争对手嗅到了血腥味。

总部设在新加坡的共享出行公司Grab周一表示,公司预计在新一轮融资中筹得25亿美元。Grab正在与优步竞争东南亚的主导地位。该笔融资部分是靠优步曾经主要的竞争对手滴滴出行的帮助,后者在中国已经打败了其美国的竞争对手。

据一位熟悉这笔交易的人士说,新一轮融资将包括来自滴滴和日本科技投资巨头软银(SoftBank)的20亿美元,这将使Grab的市场估值超过60亿美元。该人没有获得评论此事的授权。

投入如此大量的现金,是因为滴滴和软银认为,它们可以让曾在中国获得的成功重新上演,优步最终将其在中国的业务卖给了滴滴,换取了滴滴17%的股权。最近,优步在俄罗斯也做了笔类似的交易,为了减少竞争,与Yandex.Taxi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东南亚拥有熟悉科技的年轻人群,一直是对科技公司颇具有吸引力的市场,尽管该地区巨大的文化和语言差异让情况复杂化。分析师普遍认为Grab是市场的领导者,但优步在不少市场仍具竞争力。在有些地方,当地的对手也构成了挑战。

如今,有充足资金并专注于该地区的Grab,正在把将优步挤出市场定为目标。在某种程度上,它可能是想利用最近的动荡:上个月,在优步股东反戈,导致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下台,此前,优步包含性骚扰和歧视的企业文化,以及在处理与执法部门甚至合作伙伴的关系上超越界线的做法遭到了曝光。

这笔投资也引起了人们对优步与滴滴合作关系的疑问。虽然这两家公司目前在中国是合作伙伴,但周一宣布的投资显示,在其他地方,滴滴仍将优步视为竞争对手。在一份声明中,滴滴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程伟明确地展示了他的立场,他说,Grab在“东南亚互联网经济中”建立了“明确的领导地位”。

不过,优步并不是Grab在东南亚唯一的竞争对手。在该地区最重要的市场之一印度尼西亚,Grab也在与当地的竞争对手Go-Jek进行着一场可能主要集中在当地的竞争。这两家公司都使用摩托出租车、汽车和卡车。

新一轮融资让Grab得到了比去年秋季筹集来的7.5亿美元多得多的资金。但新的60亿美元估值显示,与滴滴和优步相比,Grab仍是一家小公司。滴滴的市场估值约为500亿美元,而优步的估值接近700亿美元。

滴滴和Grab都同属于一个全球伙伴关系,其中也包括优步在美国的主要竞争对手Lyft。Grab也一直在模仿滴滴在国内市场的做法,包括建立一个更广泛的移动支付系统。


孟宝勒(Paul Mozur)是《纽约时报》记者。
翻译:Cindy Hao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采访特朗普,一种独特的新闻体验

今年2月,路透社的采访结束之际,特朗普总统在椭圆形办公室里。

PETER BAKER 2017年7月25日

采访特朗普,一种独特的新闻体验

华盛顿——当我们走出白宫西翼的大门——也就是时有身着制服的海军陆战队员把守,供总统迎接来访国家元首的那扇门——后方编辑发来短信,问了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我们拿到什么新闻了吗?

呃,是的。的确拿到了。上周的一天,我和同事麦吉·哈博曼(Maggie Haberman)、迈克尔·施密特(Michael Schmidt)刚刚完成了一次对特朗普总统的采访,现在的困难不是能否拿出头条新闻,而是要拿出多少条。

在短短50分钟里,总统说自己对司法部长的任命感到后悔,从而令这位部长陷入不利境地,他指责一位前FBI局长试图用泄密信息来害他,暗示如果有关俄罗斯选举干预的调查过于深入到他的财务状况,他可能会将特别检察官解职,他还透露自己曾和俄罗斯总统讨论过制裁事宜。

无论如何,特朗普先生首先是一台新闻制造机。他每一次张嘴说话,都会产生新闻。他把白宫记者团变成了一个朝阳产业。若是其他的总统,有时候一次采访下来想挖出点新闻会很困难;可特朗普先生让我们应接不暇。在周三的采访过后,我总共采访了七位总统——有的是在任,有的已卸任——采访特朗普先生的经历,从任何方面看都有着惊人的不同。

比尔·克林顿喜欢东拉西扯,广泛谈及各种话题,大段大段地提及最近引起他兴趣的观点、趣闻或零散的信息,不管这和当前的新闻是否有关。他的阅读量很大,脑子里通常塞着很多事情。这样的采访始终是很有意思的,但不见得有新闻,很难用提问来限定他的思路。

乔治·W·布什要更简练,会紧扣主题——他的反思、缜密和见识没有得到应有的肯定,不过他会非常严谨地局限于他想传达的讯息。针对他的窍门是设计一个让他感到意外的问题,让他脱离脚本,说说他对某事的真实想法。

贝拉克·奥巴马喜欢有来有往的访谈,但是“往”要多一些。他倾向于冠冕堂皇的回答,说话是成段落的。他聪明,讲逻辑,相当出色。但是记者手拿着一长串的问题,看着时间一点点过去,要硬着头皮去礼貌地打断这个掌握当今世界无上权力的人,以便让更多的问题得到回答。

在挑起争议的能力上,这些人都无法和特朗普相提并论。作为纽约小报世界的产物,特朗普先生有一种从不失手的直觉,总能说出制造轰动效应的东西。助手也许会尝试让他绕开凶险的话题,或建议他要求这段话不得报道,但通常他都会勇往直前。事实上,别的总统在做这样的采访时都会有多名顾问和一名速记员在场,而他只有一名助手。

这很难说是掉以轻心。特朗普极为顺畅地在公开谈话和非公开谈话之间切换。他显然明白,自己的一些话如果被引用是有问题的,因此可以公允地判定,他公开发表一些易于引发争议的言论时是有意为之。我们不止一次地问及他是否会将特别顾问解职,而他非常自觉地避免直接给出答案。(我们反复敦促他做出公开发言,绝大多数时间里他也都做到了。)

不过,和采访其他总统相当不同,我们跟本没有必要引导他,不去照本宣科。他乐于回答我们问的每一个问题,哪怕相关问题最终会遮蔽当天他要传达的既定信息——这次是医改和美国制造经济学。

在被问及关于俄罗斯的问题时,他原本满可以像其他总统那样置之不理,敷衍以他不会就正在进行的调查置评之类的说辞。但他却打开了话匣子——很可能是因为他想要这样做。

与特朗普的交谈节奏更快。他不介意你插嘴。但他常常不着边际地转换话题,你还没把他刚说的话研究透,他已经开始说别的了。

其言辞的准确度值得怀疑——他弄混了由詹姆斯·B·科米(James B. Comey)写的一封信的某些细节;对一篇令他烦恼的《纽约时报》文章的观点进行了错误的解读;还声称一些人一年花12美元就能拥有医疗保险。然而,谈话飞快地在一个个极具新闻价值的话题之间转换,很难就他的每一个说法进行质疑。

特朗普上任后遇到了各种各种的麻烦——他此前刚刚结束与一些共和党参议员的午餐,试图复活一项在大多数人看来完全没有了希望的医保法案——但我们发现他的情绪轻松而又乐观。接受采访时,他并没有像在公开场合常做的那样,针对媒体展开愤怒的抨击。那么,这种做法是旨在带动基础选民热情的小把戏吗,又或真是胸有块垒?可能两者兼而有之。

但他说,他会再次和我们交谈,尽管我们来自“江河日下的《纽约时报》”。

我们不论何时都有空。

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本文作者Peter Baker @peterbakernyt。

翻译:经雷、李琼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广深港高铁“一地两检”方案引争议

允许内地工作人员在香港新修的铁路总站工作的提议,引起了对此举会破坏该地区法律自治的担忧。

王霜舟 2017年7月26日

广深港高铁“一地两检”方案引争议

香港——把香港新修的一座铁路总站的部分地方租给内地,并允许内地在那里实施内地法律的提议,引起了对该方案会破坏这座城市法律自治的担忧。

这座铁路站坐落在香港西九龙区,计划明年投入使用。香港官方称,为了将服务旅客的效率最大化,除香港工作人员外,该站还需要内地的海关和边检工作人员。这条85英里(约合140公里)长的高铁将连接香港与相邻的内地省份广东的深圳市和广州市。

20年前回归中国的统治时,曾是英国殖民地的香港被许以高度的自治,包括保留自己的法律、政治和经济制度。香港有自己的边境,往返香港和内地的人要像往返于不同国家之间一样通关。

按照周二公布的相关提议,在这个五层楼高的铁路总站,来自广东省的海关、边检及检疫人员可能会在大约四分之一的地方范围内行使权力。

“此事象征着中国的官员、中国的法律、中国的价值观在香港核心地区的影响力增加,”香港大学法学教授杨艾文(Simon N. M. Young)在接受采访时说。

“这令人担忧,”他补充道。

香港的亲民主政界人士称,内地工作人员进驻香港可能会破坏“一国两制”的模式。后者让香港得以保留民众在其1997年回归中国之前的生活方式,包括内地所没有的公民自由。

很多港人表示,他们担心法治和言论自由会受到威胁。两年前,多名售卖关于中国政治精英八卦书籍的香港书商突然失踪一事,突显了这些担忧。

五名书商被关押在内地,其中一人是从泰国被带走的,另一人则是在香港街头失踪的。他们在电视上认罪,但其中一人后来说是被迫这么做的。

1月,一名人脉颇广的中国亿万富翁从香港一家酒店被带走,最后关押在内地。在香港,此事被视作内地执法侵犯香港司法保护的另一个例子。

香港官方称,被称作“一地两检”的这个铁路总站方案会提升高铁系统的效率,并免去乘客在边境两侧都要通关的麻烦。

政府称,乘火车往返香港和广州的时间,将从现在的大约两小时缩短至48分钟左右。香港在该项目上耗资100亿美元。项目最初是在2000年提出的。

10年前,深圳实施了一项类似的通关制度。在那里,香港在一个陆地口岸的部分区域拥有执法权,而那里属于广东省。但此事没有引起内地工作人员在香港的领土上工作引发的这种争议。

香港官方称,内地工作人员的权力范围有限,不会影响香港的自治。

“不应该有我们为了享受高铁的便利而破坏法治,破坏一国两制的担心和忧虑,”香港最高官员、行政长官林郑月娥(Carrie Lam)周二对记者说。

但她的表态几乎无助于缓和公众的质疑。

“为什么需要这个?香港已经和内地海、陆、空通航了,”香港议员毛孟静(Claudia Mo)说。“中国的共产党员,他们知道如今香港人不太觉得自己是中国人,他们想进一步加强香港就是中国这种态度。”

在香港设有70个席位的立法会里,毛孟静属于亲民主阵营。她说,在四名立法会盟友本月被取消议员资格后,阻止或强迫修改该提议的希望渺茫。尽管该铁路总站方案的通过预计会引起争议,但她说,政府现在掌握着让这一幕成为现实的立法权。

“我们失去了否决权,”她说。

王霜舟(Austin Ramzy)是《纽约时报》记者。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雄安“千年大计”威胁白洋淀湿地生态

几个世纪以来,这里一直以其钓鱼、狩猎,和夏季的习习凉风而闻名。如今,在国家的“千年大计”下,这里面临消失的不仅是当地传统,还有生态湿地

张彦 2017年7月25日
Sumber : www.nytimes.com

雄安“千年大计”威胁白洋淀湿地生态

中国白洋淀——从北京出发,向南开几个小时的车,就可以看到一连串秀丽的湖泊和池塘,几个世纪以来,这里一直以垂钓、狩猎和夏季的习习凉风而闻名。

但在未来几十年里,这些脆弱的湿地将被开发为一个巨大的卫星城市,为拥挤不堪的首都北京分担一些功能。医院、大学、批发市场、公司总部——几乎任何不符合北京作为中国政治中心地位的东西,都将搬迁到白洋淀附近,这个方案官方称为“千年大计”。

政府的想法是,让北京变得更像华盛顿那样的城市——华盛顿是一个围绕着国家政府部门而修建的城市,拥有庄严的街道和彰显权力的纪念碑。

“政府正在重新定义北京的样子,” 北京人、现为芝加哥伊利诺伊大学副教授张跃(音)说道。“北京是一座文化历史名城,但他们不想要老旧的社区,而是想成为一个满足中央政府需要的政治城市。”张跃曾写过一本将北京与其他全球城市做比较的书。

规划者已经在将北京的很多市政服务部门搬迁到另一个卫星城通州了,还打算拆除一些混乱但活力十足的市场和社区街道。

而在这里,一个被称为雄安新区的地方,政府进行扩张的雄心表现得再明显不过了。在雄安县秀丽的白洋淀湖泊和沼泽地旁边,政府要从无到有地修建这个面积是纽约市三倍大的新区。 

沿着这片地区的湖泊和堤坝,点缀着数十个村庄,就在数年前,出入这里还只能靠船只。新修的道路带来了旅游者和少许的繁荣。住宅在增多,建筑业成为了主要产业。

当地人知道这里将会发生很大的变化,但他们不确定这些变化对湿地生活的意义。

“当然,中央政府关注我们白洋淀是一件很荣幸的事情,只是我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除了需要搬迁之外。”在当地打渔并沿运河提供摆渡服务的陈大政(音)说道。

今年4月,规划公布之后,情况变得很明显。该地区的房地产价格开始飙升,当局立即严格禁止任何新建工程。

在中国,被征用房屋的补偿款是以住宅建筑面积为准的。以前遇到这种情况居民会纷纷扩建住房或门面,以便获得更多的补偿款。

现在,所有的施工活动都停了下来。几乎每个街角、每户家庭旁边,都堆着10英尺高的备用红砖。但是你不能动它们了。即便儿子结婚,新婚夫妇需要盖间新房也不行——结婚是以前最重要的扩建房屋的原因。

圈头村是当地风光最秀丽的村庄,狭巷和高墙犹如七巧板一般拼凑在一起,那里的居民正急切地等待着,想知道他们的家宅是否会被拆除。就在去年,这个村庄因为其建筑,以及它与地理位置紧密相关的文化,而被列入了历史保护村庄名录。

圈头村有一种复杂的音乐会社,来源于佛教经典。表演这种音乐的当地乐队每年都乘船渡过附近的大麦淀,前往药王庙。

“我们希望村庄拆迁后,这种传统还能保持下去,但这取决于我们住在哪里。”圈头村乐队36岁的夏曼俊(音)说:“我们住得近还是分散开了?如果湖边都是办公楼,还会允许我们去游湖吗?”

这种强制性的城镇化和重建工作,已经严重破坏了北京这些地方的传统文化。在那里,当传统的胡同被拆除时,居民被分散安置在了遥远的郊区,传统武术和音乐团体遭到破坏。

圈头这样的地方更加容易受影响。夏曼俊这样的人,是仍然懂这种古老音乐的最后一批人之一。他平时到各个城市销售农产品,周末则返回圈头,向当地孩子传授这个传统。

近日的一个星期天,他给20名学生培训了4小时,在这个相对与世隔绝的地区,很多孩子的父母就是学着这些音乐长大的。

即使有道路,要到达这个地区仍然很困难。安新县距离圈头村仅15公里,但道路崎岖蜿蜒,开车得花一个小时,这里的县城有5.5万人口,是该地区少数几个城镇之一。当地政府的历史学家周润彪(音)教授说,对未来发展的担忧被夸大了。

只有少数官员愿意公开谈论这个项目,周教授就是其中之一,他对该项目的评估相当乐观。他指出,首先,这个计划是4月份才宣布的,细节尚未完成。所以他说,现在谈拆迁还“太早”。

他说,雄安新区可能有助于改善本地区糟糕的水质。1950年代,这里有近300平方英里的湿地和湖泊,水源来自太行山的九条河流。该地区以水产养殖和水质清澈而闻名。

之后,一系列的水坝建设项目改变了中国很多地区的面貌,减缓了几个世纪以来困扰该国的洪水问题,还提供了清洁的水电。但它对这里湿地的影响是灾难性的。当地的沼泽和湖泊减少了一半。人们开始发展工业,现在这里的水已经达不到可饮用级别了。

周教授说:“原因在于,地方政府想怎么做就怎么做。现在,在中央政府的管控下,工厂将会关闭,水体将会得到清理。”

独立专家说,他们也认为事情可能会是这样的。智库团体公众环境研究中心(Institute of Public and Environmental Affairs)主任马军表示,这个项目将会导致新的居民涌入,从而增加用水量。但它可能会有资格获得新的政府资助,以便恢复生态系统。

“这主要取决于努力有多大,决心有多坚定,监察机制有多么给力。”马军说:“如果他们最开始不够谨慎,就会出现问题。”

周教授的家附近就是白洋淀的主湖,和一个占地50平方英里的自然保护区。保护区内还有一所不同寻常的私人博物馆,纪念的是二战期间,在这里的沼泽和水道上与日本人斗争的中国游击队。66岁的王木投(音)是博物馆的创始人之一,他认为这个新的规划几乎不会有人抵制。

“我们的制度不一样,”他说。“你们的土地是自己的,但在中国,我们只有使用权。土地归政府所有。”

和在当地的水道附近钓鱼、游玩和祭拜的很多邻居一样,他有个请求。

“我们知道必须要搬走,”王木投说。“我们只希望所有研究机构都搬到这来,所有公司都搬进来后,我们还能接触到水。请让我们留在离水近的地方。”

张彦(Ian Johnson)是《纽约时报》记者。
Adam Wu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海航神秘大股东把所持股份捐给公司旗下基金会

“我认为我们是在合法运营公司,我们没什么好隐瞒的,我们很好,”谭向东对路透社说。

DAVID BARBOZA
Sumber : www.nytimes.com
2017年7月25日

海航神秘大股东把所持股份捐给公司旗下基金会

周一,收购意愿强烈的中国企业集团海航集团采取行动,以缓解人们对其所有权结构的担忧,它发布了一项声明,称前不久其最大股东已从一名神秘的商人转变为集团在纽约设立的一个基金会。

该公司表示,前不久,它最大的股东、一个名叫贯君(音)的中国私营商人把他在该公司持有的30%的股份捐给了海航的慈善组织海南省慈航公益基金会。海航表示,再加上海航在中国的姐妹慈善组织所持有的22.8%的股份,现在它有52%的股权由慈航基金会持有。

海航最初是一个区域性航空公司,现在在全球拥有各类资产,包括在希尔顿酒店(Hilton Hotels)和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的股权。海航是在面向员工、客户和合伙人的一项声明中做出这项宣布的。该公司没有解释贯君是谁,以及他为什么决定捐出股份。只说他是私人投资者,从未在海航集团拥有职位。

在过去三年里,该公司掀起了一股势头凶猛的收购狂潮,收购了酒店和物流公司等业务。现在,它的年收益近1000亿美元,在世界各地拥有40万名员工。

结果,人们开始向海航询问贯君的身份,并想知道一个30多岁的北京商人在该公司拥有的股份怎么会比它的创始人还多,包括董事长陈峰和王健,他们两人分别拥有该公司约15%的股份。

根据《纽约时报》查阅的内部邮件,海航模糊的所有权结构是前不久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决定不与其做生意的一个原因。分析人士表示,海航也承受着澄清所有权结构的压力,因为它在努力争取美国和欧洲对其交易的监管批准。

尤其海航正在等待美国监管机构批准它完成对天桥资本(SkyBridge Capital)的收购。天桥资本是纽约的一个投资基金会,部分由安东尼·斯卡拉穆奇(Anthony Scaramucci)所有,上周他成为特朗普总统的白宫通讯主管。

海航首席执行官谭向东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他的公司与华尔街的银行有着深厚的关系,还说美国银行是唯一一个停止与海航合作的机构。

“我认为我们是在合法运营公司,我们没什么好隐瞒的,我们很好,”谭向东对路透社说。

海航公布所有权结构新细节的决定,似乎也是为了反驳中国流亡亿万富翁郭文贵在社交媒体上的指控。近几个月,郭文贵在Twitter上发布图片和文件,在YouTube上发布视频,指控海航向高官行贿,将该公司的主要股权送给了至少一名政府高官的亲属——可能是通过贯君。

海航坚决否认行贿指控,声称要在纽约州向郭文贵提起诽谤诉讼。郭文贵曾与中国高级情报机构关系密切。中国表示,郭文贵因牵涉贿赂腐败案件而在中国遭到通缉。无法联系到郭文贵置评。

海航是一个私人控股公司,在中国有十多家公开交易的附属公司。但在向海外拓展时,它的股权结构在它向海外债券投资者提交的文件以及监管文件中得以披露。

有些文件表明,近几年,其近30%的股权转向了巴拉特·拜斯(Bharat Bhise)控制的几家离岸公司或商人贯君。拜斯是该公司的长期顾问,经营Bravia Capital公司。

拜斯拒绝了多次采访请求。无法联系到贯君置评。

不过,公司记录表明,贯君与几家和海航或其附属公司做生意的私营公司有关系,包括太平洋美洲北京投资顾问公司,他和海航董事长陈峰的儿子陈晓峰(Daniel Chen)同为该公司的主管。

上周,时报在一篇头版文章中详细介绍了海航经常把生意交给该公司高管的亲戚和同事,而几乎从未向其上市公司或海外债券的投资者披露。

海航在周一的声明中表示,它计划开始每年公布一次自己的股权结构,“这很正常,随着我们接触越来越多的投资者,他们对我们是谁以及我们的结构有很大兴趣”。

不过,该公司没有提供关于慈航公益基金会的很多细节,它的中国部分由一名前政府官员运营。但该公司表示,它的高管们已经承诺,最终将自己几乎所有的股份捐给该基金会。

前不久,美国的慈航基金会向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捐款,资助其在新的科学和工程校区修建的一个设施

习近平第一个任期的成绩单

Greg Baker/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去年,习近平主席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出席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KEITH BRADSHER
2017年3月6日

习近平第一个任期的成绩单

经济学家们普遍认为:中国必须对其体量庞大但浪费严重的经济进行改革,才能在未来继续保持增长势头。这意味着限制对银行和金融体系的政治干预,让一些臃肿的行业对市场力量更加敏感,并降低针对外国的贸易和投资壁垒。

习近平主席于2012年末正式成为中共最高领导人的时候,做出了打击腐败、简化行政程序的承诺,令支持者满怀信心.

现如今,随着习近平的第一个五年任期进入尾声,经济学家中间的这种乐观情绪渐渐减弱。中国仍未摆脱对大规模投资的依赖,靠急剧扩大由政府引导的信贷的规模,才得以维持了虽有活力但在放缓的经济增长。不过,他的政府还是带来了某些小变化,而且有迹象表明,习近平或许会在第二个任期开始之际把重心更多地放在经济改革上.

下文列明了习近平迄今为止做了什么——更重要的是他尚未做什么。

货币

改革:专家对中国在货币方面采取的举措给予了某种赞许。2015年,北京说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同意让其货币,也就是人民币,加入一个精英货币俱乐部——各国央行以该俱乐部中的货币为储备货币。为了获得这一许可,中国让资金流入和流出本国变得更加容易了,还把例行的人民币与美元挂钩改成了一种略微增加了一些市场基础的机制。

尚存的问题:这些举措最近遭到了质疑。放开资金流入流出限制后,大批中国家庭和企业把资金转移到国外,致使人民币对美元走弱,中国政府不得不花费将近1万亿美元为本国货币提供支撑。过去12个月里,北京重新实施了很多限制将资金转移到国外的规定。

房地产

改革:面对去年初房地产库存巨大、施工停滞的状况,北京决定让银行可以更容易地发放抵押贷款。此举在大城市里掀起了抢购狂潮,令房地产库存略微下降。

尚存的问题:以前看上去存在泡沫,现在就更是如此了。北京和上海的房价收入比已经居于世界前列。开发商依然负债累累。

金融市场

改革:中国采取了有限的行动,允许外国人在债券市场上进行更广泛的交易以及货币风险对冲,还让沪深股市与香港实现联通——香港一向是中国通往外部世界的金融大门。地方政府成立公司、大举借债以便为公共项目买单的做法不再受到提倡。

尚存的问题:股市于2015年崩盘后,政府收紧了控制,任何开放措施都被笼罩在这一阴影下。一个主要的股票市场指数推迟了纳入A股的时间,理由是A股还需继续改进。新的公私合营出现,让中国的借贷狂潮继续汹涌。中国官员希望私营合伙人能迫使地方政府做出更为明智和审慎的投资决策,但最初的“私营”合伙人往往是国有企业,通常和地方政府一样有着大举借债以便创造工作岗位的兴趣。

银行业

改革:中国已经开始帮助那些因为不良贷款不断上升而备受困扰的银行。银行获准将陷入麻烦的债务人的未清偿贷款转换为股权。资产管理公司一直在购买银行的某些坏账。银行已经获得越来越大的自由裁量权,可以基于债务人的信用度设定利率。对银行存款利率的管制有所放松,各银行之间的竞争让存款人成了受益者。

尚存的问题:仅采取这些举措还不够。银行仍然面临着贷给亏损企业的大笔款项几乎不可能得到偿还的情况。银行继续对陷入麻烦的债务人进行债务展期,并为有政治背景的债务人提供大笔贷款。如果经济增速真的陡然下降,不良贷款的大山会愈发高耸。与此同时,创业者继续抱怨说,银行系统拒绝为其企业提供发展壮大所需的廉价资金。

工业产能过剩

改革:中国适度削减了钢铁和煤炭产能。

尚存的问题:还有大量工作要做。中国的钢铁产能仍然大致相当于世界其他地方的钢铁产能总和。中国虽然制定了更多地利用太阳能、风能和核能的长期计划,但仍然有着太多的煤矿。在其他很多工业部门里,激烈的竞争和经济增长放缓让私人投资受到了遏制。

国有企业

改革:顶级高管的薪酬受到了限制。少数几家企业——特别是经营铁路设备的企业——进行了合并,限制了它们在海外市场的竞争激烈程度。

尚存的问题:中国的国有企业依然臃肿低效。垄断和寡头企业仍然在电信、电力等大的经济部门占据着主导地位。钢铁、煤炭等部门的国有企业仍然倾向于把主要精力放在保住工人的饭碗上,根本不管自己要从受控于国家的银行里借多少钱才能弥补财务上的损失。至于那些薪酬限制,或许会把有才能的领导者推进私营部门。

人口

改革:面对劳动力的日益减少和人口的迅速老龄化,习近平给中国臭名昭著的一孩政策以及与之相伴的罚款和强迫堕胎画上了句号,他的政府甚至开始考虑是否要为生二胎的家庭提供奖励。

尚存的问题:劳动力数量在未来几十年里会继续减少,从而严重拖累经济增长。

城市化

改革:政府已经让来自农村地区的移民工人能够更加容易地在中小城市获得户籍和社会福利。政府准备于今年年底把北京市级党政机关搬迁到远郊,这是一项旨在测试它能否环绕主要都会中心建设卫星城的试验的一部分。

尚存的问题:来自乡村的移民依然不太可能在北京、上海之类的大城市获得户籍。没有户籍,他们在医保、子女教育以及其他福利的获取上就会受限。

Ailin Tang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中国释放严控海外收购的强烈信号

Greg Baker/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在一个新闻发布会上,中国商务部部长钟山严厉指责他所谓的“盲目的、非理性的投资”。

KEITH BRADSHER
2017年3月13日

中国释放严控海外收购的强烈信号

北京——去年,中国达成了价值2250亿美元(约合1.6万亿元人民币)的海外收购交易。这是一个破纪录的数字,向世界发出了中国商业领袖热衷买买买的信号。

但现在,中国担心资金外流,正在让一些公司放缓海外收购的步伐。

周六,中国商务部部长严厉批评其所谓的“盲目的、非理性的对外投资”,这是北京公开发出的最强烈信号,表明它正在改变方向。在中国最高立法机构年度会议期间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上,中国商务部部长钟山称,官方计划加强对他所说的少数企业的监管。

“有的企业已经付出了代价,”身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门生的钟山说。“有的甚至给我们国家的形象造成了负面影响。”

就在一天前,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也对中国公司最近在海外达成的一些交易是否明智提出了质疑。“这其中有一部分实际上跟我国对外投资的产业政策要求不符合,比如投一些体育、娱乐、俱乐部,”他说。“对中国也没有太大的好处,同时在外面还引起了一些抱怨。”

这些言论清楚地证实了政府正在限制财力雄厚的中国公司不时地一窝蜂去海外投资的热潮。这些公司有着钱多爱乱买的名声。

“这些家伙被冲昏头脑了吗?”长期驻上海的投行业人士陆修泉(Brock Silvers)说。“在我看来,有些情况下,他们似乎的确是这样。”

已有一系列涉及中国公司的交易在这个冬天破裂,但并不清楚究竟是因为北京的介入,还是买家自己突然断定自己正在犯大错。

周五,拥有金球奖(Golden Globe Awards)的迪克·克拉克制作公司(Dick Clark Productions)的所有者宣布,以10亿美元的价格将该公司卖给中国企业集团大连万达的交易失败。已进入电影制作和电影院线行业的房地产巨头大连万达未立即置评。

一年多来,中国的家庭和企业因为担忧国民经济放缓、货币贬值和其他诸多问题,一直忙着把资金转移出中国。资金外流问题代价高昂——过去两年半中,为了稳定币值,中国已经动用了一万亿美元——且可能会破坏中国帮助日渐崛起的中产阶级的努力。

最近几个月,中国加大了阻止资金外流的力度,大幅收紧了对允许出境金额的严格规定的执行力度。这项行动的作用似乎正在显现:据最新的数据,也就是2月的数据显示,中国的外汇管理机构手中庞大的外币资产规模出现小幅增加,这是衡量资金出境规模的粗略指标之一。

北京采取的举措包括在去年11月底通知各银行,500万美元及以上的转移出境业务须获得特别的批准。自那之后,监管机构还要求各银行为客户转移出境的资金,不得超过它们带进中国的金额。在那之前,一些银行转移出去的资金是其从海外接收资金的六倍。

这项规定不仅让并购变得复杂,也增加了很多跨国公司把在中国赚取的利润用红利的形式转移到国外的难度。这可能会引发对中国是否信守其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做出的承诺的质疑。相关承诺是中国为提升其货币形象而展开的一项整体行动的一部分。

外国高管提到了将资金转移出中国时面临的普遍困难。“在支付红利时,欧盟的公司会经历更拖拉的文书工作和漫长的处理周期,并且如果金额相当大的话,还须分几个月支付,”中国欧盟商会(European Unio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China)主席约尔格·伍德克(Jörg Wuttke)说。

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在周五表示,企业利润不应受限,但他并未详谈这个问题。

据追踪交易信息的数据公司迪罗基(Dealogic)称,中国去年宣布了价值2254亿美元的海外资产收购交易,这相当于2015年总金额的一倍多。

交易人士称,中国今年可能会继续积极进行海外收购,特别是它着手在自己的资产中增加科技核心技术之际。外界普遍预计,中国收购瑞士农业巨头先正达(Syngenta)的交易将于今年完成,不过它仍面临监管障碍。它是中国去年宣布的最大的交易。

中国官方似乎迫切地想把自己对海外交易的更强硬立场说成是为了促进更负责任的投资,而不是为了加固该国的金融体系。中国商务部部长钟山称,鼓励中国企业变得更加国际化的长期政策没有变。

但中国官方有强烈的动机不承认对大笔资金转移出境实行的行政限制。在中国领导层正试图鼓励外国人购买更多债券并增加在中国的投资,以抵消资金外流的影响之际,这类限制可能会让外国投资者对把钱投进中国更加警惕。

有政治背景并且所有权模糊的公司安邦保险,曾突然放弃出资140亿美元收购喜达屋酒店及度假村国际集团(Starwood Hotels and Resorts)。在落空的中国海外并购交易中,它是最大的之一。

其他交易中,有些涉及房地产企业或粗犷的工业企业,它们试图用砸钱的方式进入好莱坞。这种趋势也让华盛顿的一些人感到不安,他们担心,中国所获得的对美国娱乐的影响力可能过大了。

去年11月,位于中国中部的铜加工企业安徽鑫科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达成了出资3.5亿美元收购美国电影融资和制作公司Voltage Pictures的协议。一个月后,安徽鑫科在交易完成前退出。

很多中国公司已经在海外拥有大量资金。在2015年夏天中国股市暴跌之后和2016年2月中国开始逐渐执行以前搁置的资金转移规定之前的几个月时间里,流出中国的资金超过5000亿美元。这笔钱中的很大一部分,连同现在仍在以每月500亿美元或以上的规模逃离的资金,以及之前的海外投资积累起来的收益,仍在进入长期投资领域。

欧华律师事务所(DLA Piper)的中国业务合伙人李强称,他参与的众多交易中,只有四分之一靠把资金从中国转移出去,可能会面临障碍。他说,其余的都在顺利进行,因为它们用的是中国手中已经在国外的资金。

“毫无疑问,”他说,“投资者会通过取得相应的许可的方式,继续在外海投资。”

Ailin Tang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BBC老爸”谈家庭洋相:我穿裤子了

GERRY MULLANY, MOTOKO RICH
2017年3月16日

“BBC老爸”谈家庭洋相:我穿裤子了

香港——陌生人问他当时有没有穿裤子。他的手机铃声一直没停过。还有,不,他在一场电视直播采访中试图让女儿离开摄像头画面时,没有在虐待她。

周三,被称作“BBC老爸”的罗伯特·E·凯利(Robert E. Kelly)携家人出现在记者面前,谈论他们新获得的名气和那场引起轰动的“非常公开的家庭洋相”:凯利在Skype上就韩国政局接受采访时,他年幼的孩子走进了房间。

“现在如果写我的讣告,第一句话会是这事,”凯利在韩国釜山国立大学(Pusan National University)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他是该校的一名政治学教授。

八个月大的儿子詹姆斯(James)在他妻子金贞亚(Kim Jeong-ah,音)的怀里扭来扭去,屋子里挤满了记者。凯利说,BBC的采访结束后,他以为再也不会有人请他上电视接受采访了。他怎么会料到后来的事情呢?

“我们觉得那是一场灾难,”他说起那场采访时说。采访期间,先是他4岁的女儿玛丽昂(Marion)走进房间,在一辆嘎吱作响的学步车里的詹姆斯也跟了进来,后来他妻子冲进来,手忙脚乱地把两个孩子带了出去。“我们以为不会再有电视台和我们连线了。”

媒体上的专家们从这段视频里发掘出了更广泛的社会意义,喜剧人拿它开涮,GIF动画制作者用它当素材。但凯利认为,一场工作和生活中出现的令人尴尬的小事故,不应该被赋予更深层的含义。他还指出,在家里接受电视采访时,他会努力呈现一种专业的背景,尽管偶尔会出现家庭生活的混乱一幕。

“真实的生活穿透了我在电视上制造的假象,”他说。“这种事情,很多职场父母都懂的。”

他还驳斥了一些人对他的行为进行的更阴暗的解读,称自己在接受采访期间推开女儿时,并没有粗暴地推搡。

“我不是猛地把玛丽昂推开,”他说。“我是想把玛丽昂拉到我的座位后面,因为房间里有玩具和书。”他本希望它们能转移她的注意力。

对于有人推测金贞亚是家里的保姆,以及随后引发的反对声,凯利说他和妻子感到困惑。他说他们觉得受到了冒犯,但不像社交媒体上的评论人士那么严重。

“我们既不想让这件事被政治化,也不想引起激烈的负面反应,”发布会结束后凯利在家里接受电话采访时说。

2008年从美国去韩国后不久,凯利在一家商场结识了当瑜伽教练的金贞亚。他说,他和妻子很少讨论种族问题,但他们想知道,他们的混血孩子在亚洲长大成人期间会不会面临偏见。

“迄今为止,我们还没受到任何严厉指责,”他说,并指出会说两种语言的女儿在韩国幼儿园里过得很好。
他说他和妻子偶尔会想知道,他们的孩子会不会被人欺负,但他说,“我们真的不希望这件事成为某个踌躇满志的社会学家的专题论文主题。”

凯利多年来一直是BBC的特邀嘉宾,经常在那个现在已经出名了的房间里讨论朝鲜半岛的动荡政局。

随着最近有关韩朝两国的新闻层出不穷,包括韩国总统朴槿惠被罢免和朝鲜的导弹试验,他变得备受欢迎,如今则成了网络名人。

美国国务卿雷克斯·W·蒂勒森(Rex W. Tillerson)将于周五前往韩国,凯利说他希望美国能向盟友保证,它会帮他们抵御中国的“欺凌”。

他对自己的家庭受到的关注表示了一些担忧,称“我们被电话淹没了”。他也否认了自己有利用新获得的名声赚钱的任何企图,称用涉及自己孩子的事情“赚钱不合适”。

和网上的猜测相反的是,凯利说,采访结束后,他和妻子并没有吵架。此外,他也驳斥了一个广泛流传的有关他为什么没有从座位上起身的说法。

“我当时穿裤子了,”他说。

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本文作者Gerry Mullany @gerrymullany和Motoko Rich@MotokoRich。
Gerry Mullany自香港、Motoko Rich自东京报道。
翻译:陈亦亭

特朗普女婿家族欲与安邦集团达成4亿美元生意

Pablo Enriquez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曼哈顿第五大道666号的所有者库什纳公司正在进行谈判,打算以4亿美元的价格将自己的股份卖给中国的安邦保险集团。

CHARLES V. BAGLI
傅才德 2017年3月15日

特朗普女婿家族欲与安邦集团达成4亿美元生意

纽约的一家房地产公司正在进行谈判,打算以4亿美元(约合28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把自己在第五大道上的一栋旗舰摩天大楼的股份卖给中国的一家保险公司。这家房地产公司的所有者是唐纳德·J·特朗普总统的女婿的家族,而买方则和主要的中共家族有联系。

这家名为安邦保险集团的中国公司将出资购得曼哈顿房地产市场上的著名资产,并承诺再投入数十亿美元,将那栋有60年历史的大楼彻底改造成一座集共管公寓和零售商场为一体的时尚城堡。

如果协议签署,它将标志着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中两个政治势力强大的家族在经济上的联姻,但它也带来了出现明显利益冲突的可能性。在既是特朗普的高级顾问,又是其女婿的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参与负责美国外交政策的同时,大楼的所有者——库什纳家族将借助一家中国公司获得巨额经济利益。

据一名房地产中介和听过推销的两名投资人透露(他们因为还想和相关公司进一步做生意,所以要求隐去姓名),在向潜在投资者介绍情况时,该家族企业负责人、贾里德的父亲查尔斯·库什纳(Charles Kushner)称,一旦翻新,那栋大楼的价值将超过70亿美元。这将使它成为全曼哈顿最值钱的房产。

去年11月,安邦董事长吴小晖在华尔道夫-阿斯托里亚酒店(Waldorf Astoria)用2100美元一瓶的拉菲葡萄酒宴请贾里德·库什纳。吴小晖娶了让中国经济发生巨变的最高领导人邓小平的外孙女。一位军队最高元帅之子也是他的长期生意伙伴。

华尔道夫-阿斯托里亚酒店是安邦最近几年在美国购得的一系列房产中的一处。去年,安邦出资数十亿美元,从黑石集团(Blackstone Group)手中购得该酒店和一批豪华房产。但安邦股权结构模糊,美国联邦监管机构因此叫停了其他收购计划。

作为一家资产近3000亿美元的中国大型企业集团,安邦由39家公司控制,其中很多都是空壳公司。对这些空壳公司进行追查时,根据中国政府的记录,它们指向了一些空无一人的办公室或政府注册机构。时报曾于去年9月报道,其中至少35家公司——合计掌握着安邦逾92%的股份——的部分或全部所有权可以追溯到吴小晖的亲戚、邓小平的外孙女或前述元帅之子陈小鲁,尽管在公司的记录中,此三人已不再是所有者。

加利福尼亚州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关注中国政治和腐败问题的政治学教授裴敏欣说,不管这笔交易在经济上是否划算,开始和美国总统的女婿所在的家族做生意为吴小晖在中国国内赢得了大量信誉,因为他被认为在美国高层拥有一定影响力。

“他是在花钱买政治威望,对于像他这样的人来说,这是无价的资产,”裴敏欣在电话里说。

然而,这笔交易在完成前可能会受到美国和中国政府的审查。随着经济放缓,中国政府迫切地想要制止在海外的投资。

彭博社(Bloomberg)在周一率先报道了可能会与安邦达成的这笔交易的细节。早在去年,安邦和包括贾里德在内的库什纳家族之间的商谈就已经在进行中了。《纽约时报》于今年1月最先报道了双方商谈的消息。

这笔交易对这栋外立面覆盖了一层铝的41层办公楼估值28亿美元。对一栋从未被视为纽约战利品的大楼来说,这个估值颇高。彭博社称,安邦最终将获得该处房产的控股权,并拿到40亿美元的建设贷款,用于大楼的彻底翻新。完成改造后,大楼顶部是豪华公寓,底部是多层零售卖场,中部是酒店。

在纽约,这笔交易出现的时间有些怪。

多年来,外国投资者基于纽约是这个动荡世界最稳定市场的看法,在这里的公寓、酒店、办公楼和开发项目中投入了大量资金。

但纽约的豪华酒店房价已开始下跌,一窝蜂地修建带有价值1亿美元顶层豪华公寓的超级大楼的开发商,经历了销售的急剧放缓。

去年,因为豪宅市场放缓,一个类似的计划被放弃。该计划是要把麦迪逊大道550号有着花岗岩外立面的索尼办公楼,改造成一栋集共管公寓、酒店和商场为一体的建筑。

库什纳家族拒绝讨论该交易的细节。

“库什纳公司(Kushner Companies)正在围绕第五大道666号积极讨论,”一位发言人在周一的一份简短声明中说,“一切都还没有定论。”

库什纳公司的另一名发言人之前曾表示,去年11月特朗普当选后不久,贾里德·库什纳为了避免利益冲突,回避了相关事务。

自那时开始,贾里德·库什纳也退出了该公司的日常业务,并将自己的部分资产交给了一个信托机构。

安邦的发言人未回复置评请求。

白宫发言人霍普·希克斯(Hope Hicks)在周一表示,库什纳已将自己在第五大道666号的股份,以“基于第三方评估”的价格卖给了一家他本人、他的妻子伊万卡·特朗普(Ivanka Trump)和他们的孩子均不是受益人的信托机构。具体售价尚不得而知。希克斯还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库什纳“自总统就任后未就此事与任何人交流过”。

2007年1月,库什纳家族在贾里德生日当天以18亿美元的价格买下了第五大道666号,将其作为一个重新让该家族公司成为曼哈顿主要开发商的计划之一部分。在那之前,库什纳家族的大本营在新泽西。在那里,他们拥有大量郊区花园公寓,并大手笔捐助民主党。

但第五大道666号那笔交易价格不菲,合每平方英尺1200美元。在经济衰退期间,因为难以偿还抵押贷款,库什纳家族慢慢将部分资产卖给了沃纳多房地产信托公司(Vornado Realty Trust)。后者拥有该楼49.5%的办公区域、部分零售及其他区域。要完成交易,他们须回购这些地方。

沃纳多的发言人拒绝置评。

政治学教授裴敏欣表示,对吴小晖来说,这笔拟议交易可能会成为一种政治风险保险。中国正在广泛打击腐败,亿万富翁也不能幸免。

今年1月,中国一个最富有的金融从业者似乎被从香港四季酒店的一套公寓中绑架,并迅速转移到中国内地关押。通过与美国总统女婿的家族做生意,吴小晖也许能买到自己的安全。

“现在他有额外的保护,因为想追查他的中国当局现在必须再三考虑这么做的政治后果,”写了《中国的权贵资本主义》(China's Crony Capitalism)一书的裴敏欣说道。“对他来说,这一招很高明。”

傅才德(Michael Forsythe)是《纽约时报》记者。
Susanne Craig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李克强同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共同主持中俄总理第二十一次定期会晤

EDITOR: LIU
2016-11-08 16:01:58

李克强同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共同主持中俄总理第二十一次定期会晤

新华社圣彼得堡11月7日电(记者张正富 尚军)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当地时间7日下午在圣彼得堡康斯坦丁宫同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共同主持中俄总理第二十一次定期会晤。

李克强表示,中俄互为最大邻国和全面战略协作伙伴,两国关系持续稳定健康发展,务实合作不断取得新成果。中俄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在国际事务中保持沟通协调,共同维护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促进地区乃至世界的和平与稳定。中方愿同俄方共同努力,将“一带一路”倡议同欧亚经济联盟更好衔接,不断提升中俄关系与合作水平,实现互利双赢,造福两国人民。

李克强指出,在当前世界经济复苏乏力、贸易增速放缓的形势下,中俄要进一步发挥互补优势,为各自发展振兴和经济转型升级增添助力。中方愿同俄方深挖合作潜力,深化民用核能、航空制造以及铁路等基础设施建设合作。下一阶段要重点推动中小企业扩大合作,尤其是在创新领域拓展合作,为中俄务实合作提供新动力。加强金融合作,扩大本币结算规模,为相关合作顺利推进提供支撑。努力扩大贸易规模,共同维护世界贸易体系和规则,全面提升便利化水平,促进双边经贸和双向投资健康可持续发展。开展农业合作,特别是农产品深加工领域合作前景广阔,应共同加以推进。密切人文交流,加强科技、教育等合作,办好今明两年中俄媒体交流年。

梅德韦杰夫表示,俄中是友好邻邦。今年两国以纪念建立战略协作伙伴关系20周年、签署《俄中睦邻友好合作条约》15周年为契机,保持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高水平运行,在联合国、二十国集团、上海合作组织和金砖国家等多边框架内相互配合支持,经济合作更加深化,贸易结构日趋优化。俄方珍视俄中友好合作,愿落实好双方达成的共识,更好发挥政府间合作机制作用,全面推进各领域务实合作。在积极开展油气、民用核能等大项目合作的同时,着力推动中小企业创新合作。深化金融领域合作,为双方企业合作提供融资支持。加强机电、农业、科技、航空、高铁等领域合作,全力完成提升两国贸易额的目标。密切远东地区等地方交流合作,办好媒体交流年,扩大互派留学生规模,加强旅游合作,促进俄中睦邻友好。进一步加强在国际事务的合作,共同应对全球挑战。

两国总理听取了中俄人文合作委员会、总理定期会晤委员会、投资合作委员会和能源合作委员会四个双边合作机制的工作汇报,就未来合作规划深入交换意见。

中俄人文合作委员会中方主席、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中俄总理定期会晤委员会中方主席、国务院副总理汪洋,以及相关机制俄方负责人第一副总理舒瓦洛夫、副总理戈洛杰茨、德沃尔科维奇、罗戈津和特鲁特涅夫等出席会晤。

駭客帝國成真?知識或可直接上傳到大腦

ANN@The China Post
March 15, 2017, 1:43 pm TWN

駭客帝國成真?知識或可直接上傳到大腦

據外媒報導,美國休斯研究實驗室(HRL Laboratories)的研究人員已經研發出一種説明人腦快速學習的系統,他們聲稱該系統能夠直接將新技能和新知識上傳到你的大腦。這種逆天技能堪比電影《駭客帝國》中的場景。

科學家們認為,人類很快就能和經典科幻電影《駭客帝國》裡演的一樣,只需要睡上一覺即可將知識直接灌入大腦。

研究人員聲稱,他們開發了一種可以直接將資訊輸入人腦的模擬器,這種模擬器可以在短時間內教會人類新技能。他們將其比作"生活模仿技術"。

在這部新黑色經典科幻電影中,男主角尼奧在大腦載入武術招數後很快就學會了功夫。

加州休斯研究實驗室的研究人員表示,他們已經找到了一種提高學習能力的方法,只不過這種方法有效的範圍比《駭客帝國》中展示的要小。

他們對一名受訓飛行員大腦中的電信號進行研究,然後當受試新人飛行員在飛行模擬器中駕駛飛機時將這些資料傳送到他們的大腦。

這份發表在《人類神經科學前沿》上的研究發現,用嵌入電極的帽子進行大腦刺激之後,新手飛行員的技術便可得以提升,且比對照組的任務學習能力高33%。

馬修•菲利浦博士稱:"我們研發的系統是一種大腦刺激系統,是該類型系統的首創成果之一。"

"這聽起來有點像科幻小說,但是我們的系統有著堅實的科學基礎。"

"我們所測試的特殊任務是駕駛一架飛機,這需要認知和操控的共同協調。"

"當你學習知識的時候,大腦就會發生生理上的變化,神經連接就會在所謂的神經可塑性過程建立並得到強化。"

"研究發現大腦的某些功能,比如說語言和記憶,位於大腦特定的區域,大約只有小指頭大小。"

馬修認為,人類最終有可能將這種大腦刺激方式應用到駕駛員培訓、備考和語言學習中。

他還稱:"這一系統實際上針對的是學習時大腦特定區域的變化。"

"事實上這是一種相當古老的方法,早在4000年前,古埃及人就通過電魚來刺激和減少疼痛。"

本•佛蘭克林也曾經將這種電刺激用於自己的頭上,但是真正對該方法進行科學探索始於21世紀初期,我們研究的目標就是用盡可能有效的方式使這種刺激的受眾更明確、更個性化。"

"我們的研究發現……大腦刺激似乎在提高學習能力方面特別有效。"

沃倫•巴菲特這樣解讀投資

ANN@The China Post
March 13, 2017, 11:30 am TWN

沃倫•巴菲特這樣解讀投資

"要在別人貪婪的時候恐懼,在別人恐懼的時候貪婪","退潮的時候,才知道誰在裸泳"……巴菲特這些關於投資的名言大家都很熟悉,他寫給投資者的信也給了大家很多啟發。但最近巴菲特開的一個玩笑卻引發了大家的譏諷。其實他還經常這樣說些怪比喻。

沃倫•巴菲特將亨氏食品公司上月試圖收購聯合利華的舉動比作一位女性回應性騷擾,引發公眾譏諷和憤慨。

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的首席執政官巴菲特是一位億萬富翁,同時他也是亨氏食品公司的一位大股東。他在接受CNBC記者採訪時被問及為什麼亨氏明知其對手聯合利華沒興趣合併卻仍發出邀請。
沃倫•巴菲特這樣解讀投資


他回答說:"如果一個外交官說行,他的意思是可能行。如果他說可能行,那就意味著不行。如果他說不行,那他稱不上一個外交官。"

他補充道:"如果一個女人說不,她的意思是有可能。如果她說有可能,她的意思是行。如果她說行,她就不是一個淑女。"

也許你不敢相信億萬富翁會發表如此粗魯的言論(也許他在暗示女人不可以當外交官),但當你讀他很多封寫給投資者的信時你會不難發現,他經常會說奇奇怪怪的話,有時會使用一些古怪的性隱喻。

2004年他在寫給投資者的一封信中,將在變化莫測的市場中犯錯比作在海裡裸泳。

"只有當海潮褪去,你才會發現誰在裸泳。"他寫道。

一年以後,當巴菲特先生在解釋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的目標是增加投資的價值和公司利益時,他說道:

"按照這個宏偉目標,我們的希望是——打個比方——一對很長時間沒有激情的老年夫婦在吃完50周年紀念晚餐後,輕柔的音樂、蠟燭紅酒等刺激了妻子很久未有的性欲,她對丈夫認真地提議到上樓做愛。丈夫猶豫了一會說道,'上樓和做愛,我只能選一個。'"

兩年後,在類似的給投資者的信中,巴菲特把不成功的交易比作"醜陋"的女性:

"Bobby Bare鄉村歌曲中的一句歌詞解釋了收購過程中經常發生的事情:我從未和醜女一起上床睡覺,但我早上醒來的時候還是有過一些醜女躺在身邊的。"

隨著年齡的增長,86歲的巴菲特可能更粗魯,或者至少更放任自己,但他一直喜歡用奇怪的事物來做比喻。

在1985年,他曾用一些關於分娩的異乎尋常的比喻來強調耐心的重要性。

"不管多有天賦或者多努力,有些事情就是需要時間來完成的,"巴菲特說道,"你不能通過讓九個女人同時懷孕而只花一個月的時間要一個孩子。"

About Us

地址

Jl.Pangeran Jayakarta Komplek D41,Jakarta Pusat - 10730

+62 21 6220 3088

+62 21 624 0468